王全安拍《白鹿原》:拍一种临场的感觉

  • 时间:
  • 浏览:2

倘若你站在摄影机前,有八个 劲会产生两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让他发现被委托人拍的这俩 东西既全部一定会电影的,也全部一定会文学的,却说两种“临场”的感觉……

电影《白鹿原》遵循的是有八个 土地的视角。过去大多数影片全部一定会以两种历史观不可能 两种批判来架构整部作品,《白鹿原》则是从农民的深层看土地。

一帮人问我拍《白鹿原》有哪几种意义?我的回答是,《白鹿原》既是在讲历史的故事,也是在讲现实的故事。

几经周折,电影《白鹿原》终于在9月15日公映。对于王全安有八个 有八个 习惯于安安静静拍电影的导演而言,执导《白鹿原》时所引起的关注和争议,也许好难 1507年他凭借《图雅的婚事》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的刚刚可好难 媲美。“《白鹿原》是中国最难拍的一部电影,也是最难公映的一部电影。”在小说《白鹿原》出版20周年庆典活动上,王全安坐在被委托人崇拜的大作家、《白鹿原》原作者陈忠实手中,颇为心酸而更加自豪地感慨道。

《白鹿原》难拍,是不可能 小说原作是一部洋洋洒洒150万字的鸿篇巨制,书中所展示的关中平原白鹿村近百年的历史,多达上百个的出场人物,以及厚重博大的思想内涵,都使得从文字转加进影像的过程无比艰辛。从“第三代”导演谢晋到“第四代”导演吴天明,再到“第五代”导演张艺谋,全都有电影大师都曾设想过将《白鹿原》搬上银幕,但最终将之付诸实践的却是“第六代”导演王全安。

“中国电影人为哪几种会持续不断地为改编《白鹿原》付出心血?我认为这部小说最打动人的地方在于它探讨了土地与人的关系。对于人类而言,哪几种是最根本、最重要的东西?毫无问題,是土地——人类最了解土地,跟土地的夫妻感情是哪几种 也最深。”王全安说,“电影《白鹿原》遵循的是有八个 土地的视角。过去大多数影片全部一定会以两种历史观不可能 两种批判来架构整部作品,《白鹿原》则是从农民的深层看土地。大伙儿这俩 时代的人常常会忽略许多常识,而土地就能为大伙儿带来最基础的常识。正如影片中的田小娥,你种哪几种让他长哪几种,你何如会会 对我,让他何如会会 对你。同样的道理,你善待土地,庄稼就长得好;你对土地不好,它就会闹饥荒。”

王全安曾问陈忠实:“简单地说,《白鹿原》是哪几种?”陈忠实回答:“习惯了几千年的意识崩塌了,倘若大伙儿就拖累了方向。”王全安随便说说陈忠实这简单的语句为被委托人的电影创作指明了方向。“《白鹿原》是一部写史的电影,其含高八个 一阵一阵要的节点,却说辛亥革命后帝制的崩塌。陈忠实想表达的是,中国几千年的帝制有八个 劲崩塌了,新的体制马上建立了起来,但在这俩 体制更替的过程中也再次冒出了全都有问題,新的价值观、伦理、心理底部形态的重建是有八个 非常漫长的过程,并有八个 劲延续到今天。”王全安说,“一帮人问我拍《白鹿原》有哪几种意义?我的回答是,《白鹿原》既是在讲历史的故事,也是在讲现实的故事——它的故事在历史里,也在大伙儿的生活中,与大伙儿每被委托人息息相关,这却说拍《白鹿原》的现实意义所在。”

在选择了影片的主题刚刚,王全安面临的下有八个 问題是,何如在一部电影的长度内,有所选择而又比较精确地保全小说原作的核心思想和主要内容。“简单地说,却说要寻找两种最电影化的依据来呈现《白鹿原》。”王全安说,“电影圈里有句行话,却说越优秀的小说越难改编。为哪几种呢?不可能 文学作品越优秀,也就因为 分析它最适合用文字来表达,而非用影像来表达。影像偏重于写实,而文字偏重于想象和自由的跨越,两者间的差别难能可贵。”

《白鹿原》的粗剪版本长达150分钟,而经不要 次的删减和精缩后,影片最终公映版本的长度是154分钟,只剩下粗剪版本的一半。“《白鹿原》内容博大精深,拍十部电影很容易,拍一部电影却一阵一阵难。我的做法却说将人物删减,打乱,再重新合并,将不同人物身上有意思的特质合并到有俩被委托人物身上。在小说原作中非常重要的朱先生和白灵好难 再次冒出在电影版中,却说不可能 这有俩被委托人物好难在短短有八个 小时中‘立起来’,此外,鹿兆鹏那条线也做了一定的弱化。尽管很舍不得,但为了电影的内容更加集中,大伙儿可不并能有所选择。 ”

张雨绮饰演的田小娥有八个 却说小说《白鹿原》含高八个 重要女人爱角色中的有八个 ,但在电影版中她却成为了唯一的女主角。对此王全安表示:“白鹿两家的纠葛是宏观和严肃的,它体现的是两种家族化的斗争,而田小娥则支撑起了比较被委托人化的夫妻感情是哪几种 线,她是激活片中人物原始欲望、对抗强大体制的有八个 代表。倘若能通过田小娥这俩 人物,串联起被委托人命运、家族命运与社会命运的关系。”

从筹备到公映,《白鹿原》经历了整整9年时间,这部影片也像小说原作耗尽了陈忠实的心血一样,透支了王全安的精力。王全安很希望被委托人的心血之作能成为两种区别于小说原作的独立存在,但他又我想要仅仅把《白鹿原》看做是一部电影。“倘若你站在摄影机前,有八个 劲会产生两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让他发现被委托人拍的这俩 东西既全部一定会电影的,也全部一定会文学的,却说两种‘临场’的感觉。”王全安说,“我被委托人也说不清这俩 ‘临场’感究竟因为 分析哪几种,但倘若能把这俩 感觉通过电影展现出来,让观众在声光影像中体味到两种独特的意境。”